363说
当前位置:363说 > 杂文 > 正文

无法接通

Part one
四月的晚风中,还残留着些许的温痕
:“彬彬,该走啦。”
如果时间可以倒退,我愿用几世的轮回换你一世的爱,如果那一刻,我们不曾相识,不曾相隔一转身的距离,就不会有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。
二十三岁,青春,正如花般绽放,花香,激起旁人的艳羡,同时,也激起了他的爱。
辰是一个很沉默的人,但我知道,他是爱我的,总是默默的呵护着我。他比我大十岁,我爱他,然而,曾经爱的誓言,在那一瞬,瓦解啦。
。。。。。。
:“各位乘客请注意,飞往海南的班机即将起飞,请还未登机的旅客,带好自己的随身物品,准备登机,祝各位旅途愉快。”
离开吧,忘记吧。
登机口处,手机响了,是辰的。
: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。”
: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用户以关机。”
。。。。。。
海南,我来了,新的开始。

无法接通

无法接通

Part two
辰总说我像个孩子,是的,在他的怀抱,我始终是个孩子。
海南,天之涯,海之角,辰,我已经逃到这天涯海角,你,还能找到我吗?
我怎么啦,说了要忘记的,哎,自己真没用,忘了吧,就让时间磨平记忆的棱角吧。
和煦的还风吹;来,吹起那通彻心扉的殇,温暖的阳光照来,蒸发了,那难以忘却的情。
眼角,一片氤氲,再睁眼。
:“在这找个男人吧。”我如是想
金黄的沙滩,游弋着各式的人,代表罪恶的黑影被托在地上。
:“我叫明,小姐贵姓。”
听到着老练的开场白,呵,遇到猎人啦。
抬头,一个小男人,古铜色的皮肤,一张阳光帅气的脸,他在朝我微笑,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他笑的很灿烂。
既然要忘记,就甘心成为他的猎物吧。
:“我~~~~。”
刚要开口,手机突然响了,是辰,辰,你怎么就不放过我呢?
:“我叫彬,先生,请问能帮我个忙吗?”
:“为美丽的彬小姐帮忙是我的荣幸。”
油嘴滑舌
:“帮我把手机仍到海里,越远越好,谢谢。”
男子有些诧异的看着我受上还在响着的手机。
:“仍大海里?”他指了指大海,又忘向我,跟我确认。
:“恩,给你。”将手机替给了他,在出那一刻,心,突地一痛。
:“去仍吧,越远越好,我等你!”
甩手,手机飞出,远远望去,手机屏幕上还闪着光。
:“扑通!”心,掉到海里去了。
: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,请稍后在拨。”
:“嘟。。。嘟。。。嘟。。。嘟。。。嘟。。。”

无法接通

无法接通

Part three
粉红色的情欲,慢慢升腾,男子有着强健的身体,欲望呼之欲出,朦胧中,饿哦看见了辰。
:“辰~~~~~”:
也许是无意,又或者是有意,我爱上了明,多么不可思议,才一天,然而,谁又能止住这爱果的疯长呢?
夜,很凉,午夜,一个人躺在阳台,肚子望着星空,哪颗是属于我的那颗星呢?
突然,天际划过几道唯美的弧线,是流星,许个愿吧,闭上眼,片刻,又睁开。
:“算了,这个不灵的,不许了。”
:“听众朋友大家好,欢迎您准时收听午夜情话,我是主播小薇。。。”
收音机里,传出小薇温柔的嗓音。
:“现在是接听时间,喂?”
:“是小薇吗?”收音机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:“您好,这位先生,我想你一定有属于你自己的故事,并且又想对你说的情话吧,小薇可以帮你转达的。”
:“是这样的。。。。。。”
男人开始讲述属于她的故事。
海风吹来,带着淡淡的咸,眼角,不知何时挂上了两行清泪。
节目还在继续,寂寞的人纠结在一起,类还在流。
。。。。。。
:“现在,让我们来接听今天最后一个电话吧,喂?”
:“喂,主持人好。”收音机里传出一个浑厚但不时温柔的男声,听到这个声音,我的心,忽地一跳。
:“午夜情话,情话静悄悄,先生,你有什么要但对你爱人说的吗?”
:“彬~”
这个音节说出之后,电话那头就沉默了,一直沉默。。。
:“先生,先生?小薇在催促。
:“嘟。。嘟。。.”电话挂断了。
:“卡擦。”关掉收音机。
:“辰,你怎么了?”
。。。。。。

无法接通

无法接通

Part Four
爱过,痛过,伤过,才发现,一切是那么愚蠢,原来我已经爱过。
来海南也有一些日子了,每天无所事事,我和明,呵,多么可笑,就在那一转身的鼓励。有时两道孤独的身影,背对着,走开。。。
生活真的很无聊,也很颓废,有时,想挣脱这桎梏,打破生命的框架,结束生命,当把安眠药打开时,手一颤,药瓶落地,满地都是白花花的药丸,有的,还在地上滚动着,惨淡的白。
今天来玩割腕吧,一个人,赤裸的身体,浸在温热的水中,但,手中的刀,却透着彻骨的饿寒。
刀,在手上划过,微痛。
:“当!”刀落,心碎。
泡沫开始在身体周围膨胀,又破碎。
昏昏欲睡,眼前开始模糊,一个个水泡升起来的,眼前的水泡,五彩缤纷,在水泡中的,我看见了辰忧郁的眼。
:“噗!”水泡破了
破了,结束了吗?
身体一软,沉入缸里。
眼底,映着辰的模样,慢慢合上。
。。。。。。

无法接通

无法接通

Part Five
红光,蓝光,交替着。
“手术中”三个赤红色的大字,仿若一道催命符,这里,是生与死的交界处。
望着趟在手术台上的皮囊,我笑了,终于,终于解脱了。
自由的灵魂飞出手术室,我讨厌医院,讨厌里面充斥着的药水味,我没病,我没病,那副被我借用的皮囊不属于我了,病的是“它”
“手术中”三个大字还在亮着,那些傻瓜,还在执着什么呢
突然,灯灭了,同时,我感到有人冲过来,在穿过我灵魂的那一刹那,我一阵颤抖。
:“怎么回事!”
望向那人,只觉得游离的灵魂都快分解了。
辰!是辰!他来了!
还后悔,为什么不再那副皮囊中多待一会,起码,我还能感受到辰的体温和他的爱,而现在,我只是一个没有心的游魂,我,已经不属于辰,辰,还会属于我吗?
辰瘦了,瘦了好多,曾经可以为我挡风避雨的身躯,此刻,是多么的单薄,辰抱着我的那副空皮囊,没有泪水,只有轻轻的呼唤。
:“辰,对不起,我爱你!”
。。。。。。

无法接通

无法接通

Part Six
葬礼,在雨中举行,辰,穿着黑衣,任雨水讲她打湿,映他清瘦的身体。
:“谢谢。”对着棺木中的皮囊,我如是说。
挽歌响起,地欲与天堂的大门同时打开
:“来吧!”天使如是说
:“来吧!”恶魔如是说
挽歌还在继续着
等一会!就一会!
雨中,我挽着辰的手
:“辰,让我们在葬礼上完成我们的婚礼吧。”
辰懂了,他笑了。
:“彬彬,婚礼,开始了。。。”
挽歌成了结婚进行曲,雨水滴滴答答,成了最好的伴奏。
:“我愿意!”
:“我愿意!”
。。。。。。
海底,一部手机的铃声响起。
: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,请稍候再拨。”

无法接通

无法接通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363说 » 无法接通

赞 (0)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0